昕子忻子

子航同人(2)

  贰.发展
   

       你得承认这是你最不要脸的一次经历,不过未来的你也应该感谢没有下限的自己。
     
     “学长。一个人吃饭吗?”在饭堂遇到他的时候总会上前搭讪,一点也不怕他身边那冷冽的气息。
     “学长,这次竞赛你参加吗?”
     “学长,你手机号码是多少啊?”
      意外的是,他没有表现出一点的不耐烦,你成为了第一个知道男神私人手机号码的女生。意外的,他会在你生日的时候给你发一条短信:生日快乐。纵使你从未告诉他你的生日,纵使他的话语是如此的简短,纵使他总是显得有点冷淡,他内心中总有那么一小片位置是属于你的,至少,你在他心中已经有朋友的地位了。
      还不是女朋友呀!你脑海中顿时出现这样一句话。不行不行,人要知足。你连忙把这个念头甩出了脑子,才高中呢,况且还是学习要紧。
      时光就这样飞快地流逝,虽说只是高一,你却越来越忙碌,每天节省每一分钟来学习,每个周末来回奔波在课外辅导班之间。楚子航也已经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即使他表面上与往常一样波澜不惊,好似高考与他无关似的。


     突然有那么一天,你看见楚子航站在你教室的门外,你知道这个时刻终于要到来了。这可能真的会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次见面了。以楚大学霸的成绩,上交、浙大、甚至是清华等学校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亦或是一些在他高三刚开学时就已经向他抛出橄榄枝的一些国外知名院校。而你虽然成绩不差,但是却很清楚以现在自己的状况是与这些院校有一定的距离的。
    
     “我要走了......”楚子航开门见山。
     “楚大学霸要宠幸众多高校中的哪位佳丽呢?”你打趣道。
     “我要去卡塞尔,在芝加哥。”
     “......”你不知道如何接下这句话,你想不明白为什么之前拒绝各种国外高校的橄榄枝的楚子航要去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美国私立大学。
     “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们以后一定还要见面!也要一直保持联系!你可不准随便被大学的漂亮女生勾搭,尤其是那些看起来很火辣的美国妞,到了国外也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不要.......”
     “会再见的,等你考上大学我会来找你。”楚子航还是一副冷冰冰的面瘫脸,这整整一部琼瑶剧就被他演成了冷冷的战争片,但这个承诺的分量是可以感受到的,沉甸甸的。
  
     再后来他进了省的前100,也准备动身前往卡塞尔。
     你去机场送他,因为他说他一个人。你也没有纠结为什么他的家里人不去送他,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庭问题。
     过海关之前,他第一次拥抱了你,一个很轻很轻却充满温暖的拥抱,即便正值炎夏。
    “再见。保重。”你进行了最后的一次道别,不带一丝伤感,更像兄弟之间的道别,豪迈霸气。因为你知道楚子航不是一个这样的人。
“ 我希望两年后遇见一个更好的你。”他轻轻地说,你还没有缓过来,他就已经消失在了安检的人海中。

      你看见机场的飞机一架架地起飞,它们载着楚子航,载着你的愿望逐渐远去。终有一天你也会像这些白色的大鸟一般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吧。
  

子航同人

prprprpr~祝我最最最亲爱的同桌生快,我就送个子航给你💋
那下面就开始喽。
――――――――――――――――――
壹.初识
     那年那天还是个雨天呐,你笑着对楚子航说,那还真是一次意外而又美好的相遇。雨天,雨伞,还有一颗憧憬的心。

     外头的雨淅淅沥沥,你望向窗外的景色,到处都是抱头鼠窜的人,那些是没有带伞的同学。还有些人淡定自若,他们或是撑着伞,或是有家长过来接送。很不幸,你就是那种准备抱头鼠窜却发现早已来不及的人,更可怜的是作为周五才能回家的住宿生,还拎着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尴尬的箱子。
      你戴上了耳机,索性停在校门口的雨棚处等着雨下小点。其实你是带了一把伞的,但它的功能只限于遮阳,面对稍大一点的雨就完全没辙了。
      你不经意间,用余光向身旁瞟了一眼。就是这历史性的伟大的一刻,你们之间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尴尬尴尬…………
      你是认识悄无声息出现在你身旁的这位学长的。不,可以说,整个学校没有人是不认识他的。天之骄子,女生们宿舍夜聊的话题,老师眼中的乖乖好学生,同学们心目中的好伙伴……他就是楚子航,高三的学长。可是你之前从来没有和这一号人物打过交道。
      “学长好!”最后,出于良好的教养,你还是对这样的一位“神话”礼节性地打了一声招呼。
       “你好。”他看过来了,他看过来了,他看过来了,他看过来了……
你的大脑瞬间当机了,好帅好有气质!
        “学长也是在这里等雨停吗?”你小心地搭话。
        “不,我在等我…爸爸。”你可以听出来他在叫爸爸时有那么一丝停顿与不自然。
         “…………”之后又是长久的沉默,他也不是一个擅长找话题的人,平时就寡言少语的。所幸,他爸爸的车开来了,是一辆迈巴赫,车灯照耀下的雨水显得更加的磅礴。
       “学长再见。”你俯身告别。想着终于只剩下你一个人在这大雨中苦苦等待了。楚子航点点头,从车上拿下来了一把大伞,说:“你的伞太小了。”他将伞放到了你的手上,也不等待你的回应,就进入了车子里。
       车子开走了,只溅起点点水花,却在你的心里扰动了一江春水。